中国医师协会病理科医师分会

Chinese Pathologist Association
会议资讯

第十二届中国病理医师年会通知(第二轮)点击查看

各有关单位、专家:青年病理医师是病理医师的中坚力量,也是我国病理学事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。为支持青年病理医师的培...

第十二届中国病理医师年会招商信息‍(点击查看)

第十二届中国病理医师年会 参会在线注册‍网上注册入口已关闭,需要注册的人员请现场注册,谢谢!

第十二届中国病理医师年会通知(第一轮)2018.12.14-16深圳病理学及相关学科同仁:中国医师协会病理科医师分...

CPA 第三届分子病理培训班通知

“医闹入刑”的背后 医生:曾被打的满脸是血

“医闹入刑”的背后 医生:曾被打的满脸是血

 

  承载各方对于和谐医患关系的殷切期待,医闹入刑了。在肯定“医闹入刑”积极意义的同时,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必须从体制机制等更多方面入手,努力实现医生、患者乃至社会的共同期待。

  “医闹入刑”最高判7年

  8月29日下午,正在急诊室值班的外科医生李佳明(化名)突然收到同事袁大夫的微信:“医闹”最高判7年。两个人几乎同时向对方发去了鼓掌和笑脸的回复。

  那一天,备受瞩目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举行闭幕会,表决通过了刑法修正案(九),将刑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修改为:“聚众扰乱社会秩序,情节严重,致使工作、生产、营业和教学、科研、医疗无法进行,造成严重损失的,对首要分子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;对其他积极参加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。”

  李佳明告诉记者,在医护人员的QQ群和微信群里,有关“医闹入刑”一直是常谈的话题。

  42岁的李佳明是急诊科的副主任。他所在的陕南这家县级医院急诊科有5名医生,近5年来,每名医生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医闹损伤:两名年轻医生为此和患者家属干了起来;一位返聘的老年医生被患者堵在墙角拳打脚踢扇了好几个耳光,后转入病房工作;唯一的一名女医生被患儿父亲一拳打骨折了鼻梁骨,从此连工资也不要了应聘在西安另一家医院;李佳明也曾被患者家属打得满脸是血。

  “不闹事老实人岂不吃大亏”

  “医闹入刑”如果对医护人员是个好消息,那么对患者郑先生来说,“没有比这更让我感到憋屈的法规了。”32岁的郑先生告诉记者,自己半年来发现小便时尿不干净,上个月感觉症状加重,就到西安南郊某三甲医院就诊,被诊断为前列腺炎,服药一周后但效果不明显。“那天我在一份单页广告上看到有家小医院能治疗,而且还见效。”

  “我掏了185元钱,医院做了10项检查,说是优惠。”郑先生说,医生看了检查结果告诉他,不但前列腺炎很严重,而且包皮过长,神经敏感等有好几样相互关联的疾病都需要同步治疗,否则无法根治。然而治疗效果还是没有多大起色。

  “我被坑了,花了冤枉钱,这个钱医院要退给我。”感觉上当的郑先生到医院去质问主治医生。医生淡定地拿出一堆资料告诉他,“你签了字,所有治疗都是自愿的,每项都有明码标价。”郑先生拦住医生要求解释清楚,马上过来医务科的工作人员,要求他不要在医院闹事,否则马上报警。

  郑先生向朋友诉说自己的无奈和苦恼时,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位“最近帮人成功处理相同事情的一位高人”。第二次和医院交涉时,郑先生拿出自己在网上发帖“揭露医院坑人经过”的打印稿,同时表明院方如果没诚意,就天天上门。那位“高人”扮作郑先生的弟弟,揪住医生的衣领放出狠话,要给主治医生和院长“好果子”吃。院方态度果然大变,最后协议退了一部分诊疗费。维权成功的郑先生认为“要是不找医院闹事,对方绝对不会低头认错,自己这个老实人的哑巴亏就吃定了。”

  “高人”在医院里的“生意经”

  作为医闹的受害者,袁大夫说他们医院近五年隔三差五就会有患者来讨说法,轻则患者家属堵住医生和院长要求给个合理的解释,思想通不过,医生和医院就不得安心工作。如果患者在医院死亡,医生马上就会紧张起来,随时应付家属来医院闹事。

  有一天晚上,急诊室来了一个醉酒病人,医生马上进行了救治,最后还是无力回天。接下来,袁大夫和同事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家属和一大群陌生人来医院闹事:焚烧纸钱、摆放花圈、将尸体停放在病床上,还要让接诊医生出来谢罪。最后医院在卫生局的协调之下,以贫困补助的方式给死者家属一笔钱,才算平息了事态。

  半年后,有一位患者死亡,其家属前来闹事。“我仔细观察后,发现许多面孔都挺熟的,包括自称是亲属的一些陌生人。”袁大夫经过了解得知,这些人将帮患者找医院闹事,索取赔偿作为一项工作来搞,并且有明确分工,比如有的人联系花圈、印横幅,有的人在外雇人冒充亲属到医院围观帮腔,甚至拍照、网上发帖、以及和医院交涉具体赔付金额都有人专职负责。“还有医院内部人员参与做内应,因为这些人除了掌握院方处理纠纷的态度和方向,更容易获悉医院的差错,让患者以此为要价的筹码。”

  记者采访一位死者家属获悉,找上述职业医闹往往都是“传、帮、带”,有些获利的患者家属因为有经验,也加入到别的患者家属的“医闹”行列。调查中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年男子对于“医闹”这一称谓不以为然,他毫不掩饰地告诉记者,自己之所以帮患者处理和医院的纠纷,关键在于有自己的人马,在于对“找医院事情很有经验”。为做这一行他还配备了专业的摄像录音设备。

 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,几乎每一个职业医闹都有相对固定的关系网和信息源,他们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每一家医疗机构某位患者去世,或患者和医院有纠纷的消息,有些甚至对患者家属的籍贯住址、社会背景和联系方式等资料也掌握得一清二楚。在对获得的信息进行分析后,医闹们往往以热心人帮忙或为家属“指点迷津”的方式正式登场。

  当然这些帮忙是有报酬的,“一般按赔偿的比例分成,也有去一天开一天的工资。”这位中年人毫不隐晦的坦言。在患者与医院之间的纠纷中,个人的讨价还价能力很弱。

  业内人士也表示,医疗纠纷成因复杂,举证、鉴定、赔偿等每一个环节都可能成为一场拉锯战。而鉴定费、律师费、食宿费、误工费等开支,也让许多想上法庭讨说法者望而却步。一场官司下来,时间长、费用高、程序多,患方筋疲力尽,得到的补偿往往还没有“医闹”多,这促使“告不如闹”的逻辑大行其道,甚至催生出“职业医闹”这样的产业化组织,而这正是在重建和谐医患关系中最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一位医院医务科负责人向记者感慨道,医闹让很多医务人员觉得寒心之外,带来的负面影响已蔓延到整个医院,可要可不要的检查肯定会做,一些有风险的手术没有医生敢接手,这样最终吃亏的还是患者本人,不仅医疗费用增加,一些疾病也不能得到有效救治,新的医疗技术无法开展。

  打击恶意“医闹”才是重点

 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的一项调查显示,全国有73.33%的医院出现过病人及其家属用暴力殴打、威胁、辱骂医务人员的情况;59.63%的医院发生过因病人对治疗结果不满意,扰乱医院正常诊疗秩序、威胁医务人员人身安全的事件。从2013年10月21日到2015年6月16日,国内被媒体曝光、产生较大影响的暴力伤医及医闹纠纷事件有30多起。把这些事件按行为分类,持刀或其他工具等致医护人员严重受伤的有11起,殴打医护人员的有10起,以摆放花圈、拉横幅等方式扰乱医院公共秩序的11起。

  李佳明医生认为,当今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患者医学知识缺乏,认为自己花了钱,医院就该将满意的治疗效果作为等价回报,特别是有误诊或漏诊或患者死亡情况存在时,家属情绪更容易激动。另一方面,医院普遍存在的高额医疗费用,部分医务人员工作水平不高,与患者沟通不畅,医疗过程过度、不透明,医疗服务态度欠佳,一些医务人员医德低下,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本次“医闹入刑”,医生的人身安全显然得到有效的保护,也有网友提请官方不可忽视患者的权益。因为在医患关系中,患者在信息、资源等方面处于弱势。发生纠纷后,畅通患者救济渠道,降低他们维权的成本,是医患关系中不能忽视的“另一面”。

  钟南山教授说过,医患纠纷的根源在于沟通较少,甚至医患双方根本没有沟通。“医闹入刑”已经变成现实,为解决医患纠纷、减少“医闹”问题提供了法律保障。但是,要真正解决“医闹”问题,需要医患双方互相沟通和理解,需要政府及其相关部门主动作为,需要涉事多方依法依规办事,需要全社会共同营造健康和谐氛围。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